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國慶六日遊---福州篇
- 2010/10/17(Sun) -
十月四號早上五點多我們抵達福州。打車去我們要入住的漢庭快捷,女司機被香的行李之多驚嚇到,大概要以爲我們是投奔親戚來了。到了漢庭一問果然入住還要等到8點半左右,無視還麽有刷牙這個事實就把行李寄放在前台,去隔壁一個叫“無名子”的快餐店吃早飯。吃完時間還早,就回酒店大堂休息。等待的當兒,四五只野狗出現在了酒店門口,三三倆倆,玩得非常開心。此後的兩天裏,時常可以看到在酒店前嬉戲的這幾只野狗。還沒有看到幾個福州人,倒先和福州的狗兒們打了個照面。這是一個可以和野狗和平共處的城市,在無證家養狗都有被抓走敲死危險的魔都住民的我看來,倒有些小小的感動了。

此後又和香四處逛了逛,熟悉了下周圍的環境,並成功拖住了沖動地想買蜂膠的香。回去後太陽媽驚呼哎呀你們竟然不聲不響的出去了,我一覺醒來周圍一個人也沒有我的手機就這樣放在桌子上充電一剛!

八點二十左右終于有房間收拾好了。我們洗了澡吹了頭發,顧不得補眠就沖出去吃午飯。莫莫一個出去瞎逛的時候已經摸好了去館子的路線,帶我們穿大街走小巷,七走八走,一出巷子竟然就到了傳說中的蹄膀破店。店家說蹄膀要到十一點才會有。沒關系,我們先點其他菜吃起來嘛~雖說當時才十點出頭,但我們早飯吃得早,胃囊早已騰出了空間。算上蹄膀點了五菜一湯,除了蹄膀外,我最喜歡的是荔枝肉和那個什麽大腸,現在想想嘴裏還能多出好多口水= = 十一點整,一輛助動車翩然而至,從車上卸下的,就是壓軸菜――蹄膀!

菜馬上就送到了我們桌上。趕緊叫了米飯,米飯配蹄膀=幸福啊!(這個是在家裏從來不吃米飯的人說出來的,不要懷疑!)
福州美食01
吃完打算去西湖公園。本來還想著節約預算坐公車吧。結果找來找去沒去那裏的車。還是太陽媽毅然決然地招了出租,然後麽我又在車上睡得東倒西歪了。西湖公園人丁興旺,我前一次在兒童樂園看到那麽多人大概還是在我自己還是兒童的時候了……想去坐船,發現船是要自己踩的――我們這幾個睡了四個小時不到的人踩得動才怪,就改坐小火車,就是那種在空中繞兒童樂園一圈的(不要問我爲啥要坐)。逛了會兒出來,這就要去和太陽媽家的余小四會合了。

武夷山的一路上就一直看到太陽媽在聯系的福州姑娘,終于在這一天要見到了。碰面的場景還頗戲劇性,就在我們在三坊七巷研究燈謎的時候,突然太陽媽就被人家叫住了。我還在想哎喲太陽媽路道太粗了這種地方也可以跟熟人偶遇啊,結果來者竟然就是小四同學。小四同學很緊張地接待了我們,一上來就請我們吃了很好吃的布丁。然後又帶我們吃遍了三坊七巷各種能看到的小吃= =

據小四本人說這是她第一次見網友,爲了迎接我們的到來她無時無刻不在爲自己做心理建設,導致這幾天都沒有睡好。看著可愛的淳樸的是90後的小四姑娘,我由衷地覺得我就是一厚臉皮的大媽啊。

話說來福州前太陽媽就跟小四說我們打算在福州近郊泡個溫泉休整一下,小四就事先幫我們聯系了旅行社。吃飽喝足,就帶我們去旅行社面談。途中路過安泰中心,偶爾發現一個拖著貨要去練攤的小帥哥,大家集體不淡定了,一致決定明天要再去一次安泰= =

最終由于旅行社的報價太高,外加路上來回要花去5個小時,我們決定還是在市內隨便找個地方泡一下澡。確定了第二天的方向,這天晚上,我就跟小四去逛了傳說中的學生街。

福州的學生街真是太害了。吃的、穿的、用的,應有盡有。這個夜市的規模之大簡直讓我頭皮發麻,我們在裏頭吃吃喝喝,摸摸看看,整整逛了快三個小時也沒逛到頭。邊逛我邊想,成就如此繁華的一個夜市的,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繁華如上海,肯定也是擺不出也容不下這麽大的夜市的――短小如吳江路也借著世博被無情地取締了。總之,野狗也好,夜市也好,福州給我的感覺是一座很有器量的城市。

在夜市裏逛的時候又和一個很帥的帥哥擦肩而過。大家都默契地使眼色,等走遠了就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剛剛個男老帥的鬧!”“旁邊的女人哪能噶難看的。”只有太陽媽迷茫地看著我們,原來她忙著用手機跟人家調情沒看到。本來她也就只有郁悶的份了,但是天無絕人之路啊,逛啊逛啊,我們又跟那帥哥重逢了。擦肩而過後問她:“這次你看到了伐?”太陽媽:“撒?撒地方?”orz...這一次太陽媽毅然決然就折回去追帥哥了。我們笑伐笑伐跟在後面,看她走出老遠也沒找到,然後眼皮隨便一擡,冊那帥哥和他女朋友不就在我們旁邊的攤子裏坐著吃東西嘛!

曆經坎坷看好帥哥,我們滿足地踏上了回程。回來的路上經過五一廣場,看到了馬路對面立著很高大的毛主席像,這是我第一次在那麽開闊的地方看到毛主席像,被小震撼了一下。

回賓館看著羅馬假日,喝完一聽銳澳(這天在超市裏買的,買它的理由是它的英文名字是RIO,可疑伐……)我就倒下來了。第二天徹底清醒過來的時候,一開手機發現已經十點半了= = 我們都睡得好甜啊。因爲不去近郊泡溫泉,時間也富裕了不少。莫莫和香比我們早醒一會,已經查好了可以吃福州菜的好地方,于是我們睡醒後就直奔南街的記飯莊。

這裏頭我最喜歡的是醉排骨,很脆的,導致我以爲它叫“脆排骨”;點得比較失敗的是魚唇,不太入味過于清淡了。蟹白湯裏真的有一整只蟹,而且還有蟹黃的,很不錯。炒雙脆也很好吃,荔枝肉因爲在蹄膀破店吃過了就沒點。吃完出來還一人買了張彩票刮刮,莫莫中了2元。沖動的香沒刮中又買了一張,當然還是沒中……
福州美食02_convert_20101025234245
去找地方泡澡的經曆真是坎坷不斷。幾乎所有地方都是女賓不提供泡澡服務。還有個別地方是“女賓不提供服務”(喂你們跑到撒地方去了!)話說我們走進那店,裏頭的人第一句話就是:“美女找誰呀?”再轉頭一看,店堂後面還拉著“杜絕收容婦女賣淫”之類的幅……幾經折騰之後,我們還是選在了我們住的賓館對面的一家做個按摩。我們對面的兩間房間裏。我和莫莫一間,太陽媽和香一間。我們這間燈光很正直的是白熾燈,香她們那間竟然就是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紅燈!時候太陽媽說,本來覺得按摩的姑娘姿色一般,結果按伐按伐竟然開始覺得她長得很不錯诶!頭發甩來甩去性感來= = 途中我爲了上廁所還還去了別的附有廁所的包間。那裏也是華麗麗地好可疑啊@_@ 難怪太陽媽說,以後絕對不好讓男人去這種地方的,不出事情就奇怪了!

按完出來回賓館休息了一下,小四就來帶我們去吃了很正宗的牛滑。之後的節目,當然就是前一天的後續――去安泰看練攤小帥哥啦。本來只是隨口說說的,竟然還真讓我們給找到了。原來那帥哥擺的是賣包的攤子。許多包被堆放在板車上,加上他一共有三個小夥子看著攤子。看一個攤子需要那麽多人伐,個麽明顯這個帥哥就是用來當看板男的咯?

莫莫舉起相機就要拍,小四爲了掩護她還故意跑到鏡頭前騷首弄姿,哦喲我真的不認識她們的orz...當時這麽在心裏大聲呼喊的我,回來後還是問莫莫要了那張照片小心翼翼地珍藏了起來= = 後來太陽媽偷拍長腿美女我又是這樣故態複萌地來了一遍。

逛安泰的過程中,我們還發現了賣巨萌的安魯貂的寵物店,跟裏面的小白貂玩了很久,玩到人家喝了很多水爬到吊床上呼呼才依依不舍地離開。還吃了拌著據攤主說全中國第一的脆章魚的土筍凍,據說那裏頭是蟲?好在看著不惡心。
福州美食03_convert_20101025234632
味覺和視覺都得到了滿足後,小四提議再去看一看晚上的三坊七巷。少了白天的浮躁,晚上來三坊七巷的都是願意慢慢停下來走走看看的遊人。香莫莫還有我還一頭紮進了洞洞的官巷,裏頭真的是一個人影也沒有啊,倒是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幼兒園,門口還懸挂著“祝祖國媽媽生日快樂”的幅,看看,一樣是幅,跟那個什麽“收容婦女賣淫”比起來,這個多萌呀。從官巷出來又摒不住吃了同利的肉燕,還看到了當地的木偶戲,可惜說的也是當地方言,一點也沒聽懂。

接著我們又逛了不少店鋪。逛完出來,考慮到第二天一早就要趕回上海的動車,決定就此回賓館休息。臨分別前,還拉路人給我們在某巷口合影了一張。

第六天一早就是趕火車回家的故事,很順利。從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のURL | いろいろ | CM(14) | TB(0) | ▲ top
國慶六日遊---武夷山篇
- 2010/10/11(Mon) -
昨天又去看世博,今天休假壹天,正好把之前去武夷山和福州的遊記給補了吧。

這次的旅行對我來說很特別,因爲旅伴中還有太陽媽的同學以及同學的堂姐(以下簡稱莫莫和香)。和未曾謀面的姑娘壹起旅行,起初很有些忐忑,但隨著出行日子的臨近,這樣的心情也漸漸被滿心的期待所取代了。幸運的是,太陽媽的朋友果然都很好相處,第壹次見面就沒有生分的感覺,而且氣場酷似我的兩個大學室友,讓我時常壹恍惚就搞錯了= =

十月壹號早上九點,邵武方向的長途車載著我們從上海火車站北廣場的長途汽車站出發。這裏不得不提壹下長途汽車站的女廁所,那裏的蹲位並沒有特別多,我們進去的時候裏頭已經擠得壹塌糊塗,可是,我們還是在短短的三分鍾之內就解決了問題,這是爲什麽呢?我不得不佩服這個設計廁所的人,因爲每個蹲位前面都沒有門啊沒有門!每個人的如廁都由好幾雙眼睛全程關注,以前只能在門外貌似自言自語地抱怨兩句“啊是掉進去了,哪能噶慢的”,現在直接改用眼神譴責,或者直接開口“弄縮褲子噶長辰光出來縮好伐”,再或者直接行動――脫褲子進去跟人家共享壹個坑,如此BH又歡樂的廁所,看誰還有臉在裏頭磨叽。

然後車上我們很不幸地坐在廁所邊上。途中還有個大媽默默地扯了個塑料袋在到廁所邊,正在我尋思她要塑料袋幹啥時,那裏突然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嘔吐聲。離聲音源頭最近的太陽媽想要被淹死了壹樣痛苦地牢牢抓住我,和我壹起欣賞窗外的風景。坐在我們前面的香捏著咬到壹半的火腿腸,恨不得死過去。

總的來說,長途車之旅比我想象的要舒適。第壹次體驗了長途車上的廁所,沒有潔癖的我表示無壓力,不過在途中被汽車顛簸撞了好幾下頭= =

快七點的時候,我們被扔到了南源嶺村附近壹個漆的三岔口,唯壹的光明是不時路過的車輛的車燈,還有拖拉機大叔來搭讪了我們。等待賓館的車子來接的時間裏,我們擡頭看看星星,拿出相機亂拍壹氣,還欣賞了太陽媽的腰震。

我們的賓館在武夷山景區裏,叫晶輝山莊。接我們的車子把我們送到賓館,我們CHECK IN後,首要任務就是外出覓食。在賓館對面的壹家浙江老鄉飯店吃了晚飯,每個菜都很好吃,尤其是九曲溪裏的紅眼睛魚,

用了壹種把魚剖成兩半烹饪的土家燒法,讓平時不怎麽喜歡吃魚的我們都大快朵頤,直呼好吃。

吃完又去逛了逛茶葉店,我雖然沒有什麽買茶的意向,卻也跟著喝了很多茶。有神奇的晚甘喉、最具代表性的大紅袍、正山小種等。末了壹看時間不早,離和蘇小姐約定的時間快到了,我們就兵分兩路,太陽媽和莫莫繼續留在茶葉店裏等茶葉封裝好。我和香則先回賓館大堂去和蘇小姐會合。

蘇小姐是何許人也呢?其實她就是安排接我們車輛的人。估計就是她和賓館訂了協議,有散客來,只要需要她都會派車去接。作爲交換,她也就可以第壹時間和這些客人接觸,提供租車、代購門票之類的業務。

因爲武夷山的交通確實不太方便(在漆的三岔口我們就體會到了),我們也覺得能在自由行動的前提下,有人爲我們代勞壹些繁瑣的事情也不錯,于是便欣然赴約了。

我和香壹進賓館,蘇小姐就迎了上來。當時已經晚上十點,我真心覺得做這工作也真夠不容易的。香說了壹下她之前做的遊覽計劃,又咨詢了壹些細節問題。最終,我們放棄了看日出的計劃。定下的行程大體爲:第壹天爬天遊峰和九曲溪漂流;第二天去虎嘯岩壹線天和蘇小姐推薦的玉龍谷。討論得差不多,太陽媽和莫莫也趕來了。接下來的價格商議時間就交給莫莫了。經過強大的莫莫的討價還價,我們兩天的包車費爲370元。在黃金周能講到這個價錢,我們已經很滿意了。當然,其他的門票代購什麽的,應該也讓他們賺了不少吧。

這壹晚折騰到12點多才睡下。第二天爲了搶竹筏票六點不到就爬起來。前壹天和前台說好了給我們打包早飯。下到大堂來壹看,漆漆壹片,前台壹個人也沒有。叫來叫去也只聽得到自己的回聲。好不容易來了個工作人員,只見她跑進前台對著壹面牆亂敲――原來有扇如此 隱蔽的暗門!前台小姐披頭散發地出現,幫我們打電話給食堂。不壹會兒,我們的早餐就到了。

因爲本身就住在風景區裏,坐上包車沒多久,我們的目的地就到了。讓我們大吃壹驚的是,竹筏漂流已經被預定壹空。司機師傅答應再幫我們去想想辦法,上午我們先爬天遊峰。

國慶的天遊峰人多得不得了,本來很讓人犯憷的台階,因爲走兩步就要停壹停,所以爬得沒有預想中的吃力。山上觀景台更是人山人海。山中風光固然美好,但與黃山是比不得的。象征性地拍了幾張。跟著太陽媽休息了壹會,又跟著執著的香去領了她讓攝影大叔拍的照片。據說這裏還不是山頂,要去山頂還要繼續往上爬,不過貌似誰都沒有理會這個多余的情報,大家都心滿意足地下山了。山腳下的九曲溪上是小火車壹樣壹個接壹個的竹筏,邊看邊感歎,下午能坐上竹筏就好了。

出了景區坐上包車找食吃。這次是的是壹家土菜館,門面大得很,看似三家店,其實全是他們家的。但是這其實是店啊!壹上來就極力推薦野味,架不住點了個什麽野菜炒野鴨肉,結果菜壹上來全是油油的一片,野鴨肉像肉絲壹樣,少得都能數出來,這樣壹個菜竟然要六十多,真是不厚道。其他菜也不怎麽新鮮,沒有那頓晚飯吃得好,有點小郁悶地吃完午飯。司機發消息來說,能給我們搞到2點的竹筏票,但是

要150一張(原價100)。想說也沒得選了,畢竟來武夷山不漂流等于白遊什麽的,人家也吃准了我們要漂的,價錢肯定還不下來,就痛快答應了下來。

九曲溪漂流還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壹定要給艄公小費,現在的行情是每人10元。我們很識相地一上船就把錢給了艄公,于是就得到了很詳細的解說,還有站在竹筏上和玉女峰的合影。艄公有兩個,船頭的還是個姑娘,壹路100多分鍾都要不停地劃,看著都覺得辛苦。

下了竹筏就到了武夷宮。香很悲催地忘記帶門票了。不過我們也沒有力氣去找景點了。在柳永紀念館等不需要門票的地方逛了逛,就讓車來接我們去吃晚飯了――我們六點半還要趕去看《印象大紅袍》呢。路上陰差陽錯地讓我們發現了老街的存在,司機說那裏是本地人吃飯消費的地方,當下決定就在這裏頭解決晚飯。和司機約好六點鍾來接我們。等上菜的過程中,莫莫出去閑逛發現了壹個很好吃的燒仙草鋪子。于是吃晚飯我們就集體去買燒仙草了。飯店外面有壹個路邊攤,賣牛肉丸魚丸和瘦肉羮。我們這群吃貨爆發了呀,等車來接的過程中又吃了牛肉丸和瘦肉羮。還在攤主的推薦下買了對面的小光餅。

司機六點過了十分才到,結果杯具發生了,車子不小心磕到了後面車的車頭燈。其時,後座上的蘑正捧著燒仙草要吃,太陽媽剛說了壹句“妳當心灑身上”話音未落,隨著車身壹顛,半杯都與蘑的衣服親密接觸了。好吧,我們都不厚道地笑了。

司機要留下來善後,我們只能自己去了。正好路上有小三輪,叫了兩輛,送我們到了印象大紅袍的演出現場。演出蠻精彩的,觀衆席是360度旋轉的,觀感非常新鮮。不過我不太喜歡那些模仿老孟的類似話劇段落。妳們閉嘴好好演成嗎……可能是我太喜歡印象劉三姐了,喜歡那些非專業演員,而不是聒噪的專業演員。很喜歡竹林那段,典型的老謀子風格,還有兩個有點斷背之嫌的白衣賢士。

看完演出,在車水馬龍的劇場外找到了司機,跟著他走了老長壹段才上了車。回到賓館,我們在武夷山的

第二天就結束了。

第三天八點出發去虎嘯岩。好漢坡上人多得跟天遊峰差不多,景色也差不多。山上還有壹個定命橋,一直被我們叫做“奪命橋”。爬好走了好多路才到壹線天,壹問竟然排隊要2-3小時才能進去,實在沒有這個胃口,于是直接坐小火車回出口。由于旅遊的預算有點超支,在太陽媽的倡議下,我們壹致決定接下來在武夷山的餐飲都不再下飯館點菜,而是改吃各種小吃。車把我們送到賓館,我們匆忙洗了戰鬥澡後退了房,把行李寄放在了前台,走路去老街。熟門熟路地穿街走巷,比較壹番後,決定去壹家人氣很旺的炖罐炒飯館。我們點了店家自制的香腸和豆腐幹,還有炒飯和炒米粉。吃得非常開心。壹結帳,四個人竟然才吃了26元!簡直要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了。

吃完又去了燒仙草鋪子,邊喝燒仙草邊等司機師傅來接我們。結果司機師傅在那裏忙著給其他客人弄竹筏票子,搞到2點多才趕來接我們。當時我們都已經在鋪子裏集體打瞌睡了= =

玉龍谷的路程比較遠,壹路上我們都睡得東倒西歪,只有香爲了防止我們被賣掉堅持站崗放哨。半個小時後,玉龍谷到了。讓我們驚喜的是,那裏真的是沒有多少人啊!!!據司機說,是因爲玉龍谷再下去的幾個景點被水沖垮了,景點連不成壹條線,旅行團就放棄了這個景點。于是我們看看瀑布爬爬山,拍拍照片吃吃東西,這才是旅遊嘛!人擠人什麽的太討厭了。爬到最上面還有個采礦銀洞。香剛進去就放棄了,說要在外面等我們。我們三個繼續爬啊爬,裏頭又潮濕又狹窄,結構還很複雜,充分滿足了莫莫同學的探險欲。好不容易爬到洞外了,發現竟然是個和入口相差很遠的地方,爲了和香會合,無奈之下只好原路返回。

晚上我們又去老街大吃特吃。分別吃了前壹天吃過的牛肉丸瘦肉羮和魚丸、越南湯粉炒粉、各類炖罐、香腸、雞肫、當地人稱爲扁肉的小馄饨。吃飽喝足,又去逛了逛,太陽媽買了當地的七匹狼香煙。店員用一個會發聲的計算器算賬,莫莫手很賤地拿來玩,讓計算器壹直叫“13,13,13”被我們集體鄙視了。香等莫莫走遠了還很壹本正經地跟店員說:“不好意思啊,這孩子今天出門沒吃藥。”我和太陽媽壹起笑趴了。我們走出老遠,都能感覺到店員在目送我們= = 又逛了圈買了點吃的用的,給爸爸買了個便攜式的飄逸杯,我們回酒店去拿行李,順便等司機師傅接我們去火車站。

我們要坐11點的火車離開武夷山向福州進發了。這次的臥鋪比以前坐的硬臥條件好很多,只比軟臥少了個們而已。但我們上車的時候,床鋪都已然被前面的乘客睡過。我們的鋪位又都相隔很遠。我找到床位扔了行李,去看了眼太陽媽,就默默爬回自己的中鋪,乘務員來換過票後,迷迷糊糊地竟然也就睡著了。早上四點多被燈光照醒。香去找太陽媽的路上也來和我打了個照面。壹鼓作氣地爬下了床,上了個廁所就提著行李和太陽媽會合。洗漱什麽的是浮雲= =

呼~我廢話好多,都要睡了我還沒寫完。福州下次慢慢寫,反正也沒有人像追小月月壹樣催著我。
この記事のURL | いろいろ | CM(10) | TB(0) | ▲ top
又看世博
- 2010/09/12(Sun) -
昨天又去了世博會,排了7個鍾頭看了石油館,4D電影很刺激很精彩。不過印象最深的竟然還是我強大的老爸。排隊的時候,外面下大雨,很多人因爲怕濕鞋都站在椅子上移動。老爸見一個喝一個,大家起初還會不甘心地從椅子上下來,不久爬上椅子的人越來越多,有人開始有恃無恐地挑釁:“老爺爺,你的那塊我剛才沒踩哦,你坐吧。”我爸說:“這麽大雨,你的鞋子遲早是要濕的。鞋濕了也要濕得體面一點。”剛剛還在看熱鬧的衆人一時無語。

期間老爸跑出去買吃的還摔了一跤,眼睛摔碎了,眼角割破了,手表鏈子也摔斷了。遲鈍的我竟然到媽媽告訴的時候才發現。回想起爸爸買東西回來打手機給還在隊伍裏的我反反複複說:“看得到我伐我得到我伐”我說看到了你往右邊看就看到我了,可他依舊自顧自說完全不聽我的。當時就覺得有點不對頭,等隊伍走進了和他會合,問他吃的呢,他含糊其辭說隊伍太長,來不及買,讓媽媽去買了。然後看到他從口袋裏掏手表出來看時間,覺得有點怪。一直到媽媽帶了吃的回來,說你看到你爸的眼睛伐,我才發現老爸的眼角有一個小傷口。他在買吃的地方滑了一跤,三個人合力才把他攙起來。媽媽說她聽到這裏就不敢再聽了。老媽說我們不要看了回去伐,老爸說我們排了五個小時了好伐。然後手抖伐抖伐地給我發短信叫我出來上廁所。

下午五點多我們看完石油館出來,排隊的時候給我們拍的合照放大後看著還不錯,想著這是我們近年爲數不多的全家福,花了三十大洋買下留做紀念,還送了個鑰匙圈。去花丸吃了烏冬面。烏冬很好吃,一天都沒怎麽吃東西的我們很快就把食物消滅得精光。

吃完去逛了老爸很推薦的城市足迹館。因爲工作的關系他老人家已經來看過一次了。事實證明確實很有看頭,可惜許多藏品不能拍照。

日本産業館的片子真是很洗腦很強大。UTAGE太精彩了,回來看簡介才曉得,這個電影竟然是兩個劇場同時在看的。相信任何一個人看完都會對日本産生一種向往吧。身邊的大媽看完還感慨“人家日本發展得多好,那時候我們的精力都放在階級鬥爭上了,诶……”館外的醬油冰淇淋、抹茶冰淇淋、章魚小丸子也都非常好吃。老爸連連感歎:“這個小丸子跟吳江路味道兩樣的腦!”不過畢竟折合要4塊錢一個丸子來,裏頭有那麽大的章魚也不算太稀奇對伐。裝丸子的盒子上還寫著他們店的章魚看板現在是在上海出差,看的時候我噗地就笑出來了。

後來又去了國家電網館、太空家園館。電網館的魔盒一般。太空館去的時候已經沒電影看了。逛完差不多都閉館了,老爸沒吃飽,打算再去買炒面,無奈人家已經要關門了,只好又去買了個抹茶芒果雙拼的冰淇淋吃。

回家的路上三個人發表感想。老爸鬥志昂揚已經在計劃下一次要看點啥館。老媽還在後怕中,說老同志弄太平點,要奔的我們就不看了。而某玫還沈浸對日産館的花癡中,說能看到日産館我已經圓滿了,下次隨便看啥我都沒意見。
この記事のURL | いろいろ | CM(18) | TB(0) | ▲ top
站直了,別趴下
- 2010/08/19(Thu) -
公司人手奇缺,休息壹天,主管緊張得打電話來問是不是病假,回說不是,對方才松了口氣,問我還剩多少天年假,最近最好都表休了。我趕緊宣誓除了十月去看S團con的某天要請假早上就去排隊入周邊外,其他休假都可以靠後排(當然這種請假理由是不好告訴主管的)。

最近壓力有點大,連壹向很有幹勁、壹點也不討厭上班的我也尋思著想逃出去壹陣了。所以在小鯨同學拿香港的IMAX誘惑我的時候,我真的是砰然心動,恨不能馬上飛去深圳找她同遊香港。不過現實的問題馬上就來了,天氣那麽熱對伐,港澳台通行證還麽辦對伐,假還請不出對伐= = 壹聲歎息後,該幹嘛還是得幹嘛。

心裏想著這樣下去可不妙啊,卻也想不出什麽法子。倒是會不自覺地開始唱50TA的歌“想著要堅信這世上本沒有什麽妖怪,所以我就大聲地唱起來~”很喜歡這首歌的歌詞,哼著它們的時候自然而然變得雄赳赳氣昂昂就差過鴨江了。以前工作閑暇的時候還嘗試過翻譯這歌詞,因爲首尾連接的疊詞的妙處很難在翻譯後保存下來,半成品就這樣被我扔在了草稿箱裏,期待著哪天能靈光壹現地去把它完成。
c8keq.jpg

この記事のURL | 好きな人 | CM(0) | TB(0) | ▲ top
DVD鑒賞日的憂郁
- 2010/08/08(Sun) -
小電又壞了,難得的休息天又成了DVD鑒賞日。沈下性子看完了04年SUMMARY的完整版。又溫習了壹遍KK39con的粉紅,突然腦子搭錯跟爸媽說:“我要是生在日本就好了。我的夢想都是跟日本搭噶的,生在日本就啥問題都沒了。”然後老媽就很老生常談地像哄小孩子壹樣地跟我說了諸如找個日企然後等著被派到日本去培訓之類的話。我本來只是隨便說說,可被她壹說才發現此時此刻,這些聽著都像鳳姐的白馬王子夢那麽經不起推敲,頓時絕望得要死。

8.28我們親愛的50TA又要開LIVE了,自從LH不轉播LIVE之後看他的LIVE行程表簡直就是壹種煎熬。我在想我有生之年還有沒有希望親眼看壹看這個自戀男。或者要等到他引退回家後跑去宮城縣的櫻田山神社看看已經變成住持的他?= =

算了,加油早日變成年入25萬以上的女人吧,卡羊也好,50TA也好,應該都會全須全尾地活到那個時候的,應該……吧……
この記事のURL | 好きな人 | CM(0) | TB(0) | ▲ top
腦內旅行沈迷中
- 2010/07/18(Sun) -
無意中看到幾個關于廈門自由行的帖子,心血來潮地壹頭紮進去,看了好多攻略和照片。又跑到攜程網上把賓館和日程排列組合得不亦樂呼。

記得《特急田中3號》裏秋山演的壹個鐵路控,光看時刻表就能立刻沈浸到美妙的旅行體驗中不能自拔。當時覺得哎呀要是有這種天賦那該多省錢啊。多年以後,在各地暴雨連綿,少錢沒時間的今天,我也依附著壹根網線展開了我的腦內之旅,旅途中時而豔陽高照,時而夜幕低垂,壹切在攻略遊記裏讀到的都壹壹化作影像,來來回回地刺激著我的興奮點。當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跟那個胖子壹樣,對著虛無的某處,露出了花癡般陶醉的表情。

仔細回想起來,激活我腦內旅行這根神經的大概是之前爲去東京自助行策劃行程。從沒去過日本的我,搜集著各個景點的交通路線、美食的所在地,對照GOOGLE地圖,壹壹標注。鼠標移動之間,我好像已經在那壹條條街道上走了壹遍又壹遍,在各個SPOT流連了壹次有壹次。經此壹役,沒有方向感又是路盲的我,看東京地圖比看上海地圖還有感覺。就這樣,我迷上了制定行程,迷上了籍著各種素材來妄想我的旅途。

不過說起來,往年都是在九月份做全家旅行的,所以到了這個時候身體自然而然開始蠢蠢欲動地尋思去哪裏玩了?可惜連休假已經被我用掉了,明年吧,明年年初爭取去吳哥窟~
この記事のURL | いろいろ | CM(0) | TB(0) | ▲ top
| メイン | 次ペ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